近期市场不确定性因素加大,近期国内外原油期货演绎出了拉涨、回落以及强劲上涨的行情,在此过程中,相关产业链企业忙分析形势应对。一家处于中下游的石油炼制企业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称,该企业在事前对俄乌局势进行分析与评估,确定其影响的程度,针对不同的情景制定不同的策略,如冲突正式爆发前如何避险、爆发后根据油价走势及预判避险。“目前的局势,造成情绪上的波动比较大,我们做套保的时候,围绕高硫和低硫的价值中枢,如果市场过于恐慌下跌的时候,我们买入保值;如果市场过于亢奋冲高的时候,我们卖出保值。”一家燃料油企业负责人称。类似通过期货及衍生品避险的企业不在少数。中国石油大学(北京)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学副教授齐明认为,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时,企业需要根据交易商品的种类、采购的数量,以及商品期现货交割的月份和方式决定是否使用衍生工具。此外,企业的发展战略和产业链特征也决定了其使用的衍生品类别和强度。油价暴涨,相关企业忙应对2月24日,俄乌冲突正式爆发,NYMEX原油、布伦特原油、INE原油期货均盘中大幅拉涨;2月25日,国内外原油期货出现一定回调;但随着俄乌局势处于胶着状态,2月28日起至今,国内外原油期货持续强劲上涨。3月3日,NYMEX原油、布伦特原油期货继续上涨,盘中分别创出新高116.57美元/桶、119.84美元/桶。INE原油期货继续涨停,创出历史新高719.9元/桶;国内其他能化品也持续暴涨,截至日间收盘,低硫燃料油2205合约上涨9.19%,燃油2205、PTA2205、乙二醇2205合约均上涨超6%、LPG2204合约上涨超5%。在此轮行情之下,相关产业链相关企业可谓悲喜不一,上游企业受益于价格上涨带来利润增加,但是中下游企业则因成本承压,业绩受到影响。近期中远海特(600428.SH)在互动平台表示,燃油价格的变动对该公司是面双刃剑,油价是该公司重要的成本,油价上涨,该公司船舶经营成本将显著增加;同时,油价的上升将推动油气项目投资,海洋工程装备运输需求增长,将给半潜船市场增加货源支撑。“油价出现强势上涨,虽然成品也有不同程度的跟随但是整体涨幅要远小于原油的涨幅,因此造成企业即期利润的压缩。”上述石油炼制企业相关负责人称。齐明对第一财经记者称,2020年以来,市场不确定性不断增加,相关企业亟需利用好衍生工具来对冲价格波动的风险,从而最大程度的降低价格大幅波动所引起的不利后果。此外,企业利用期货等衍生工具能够保证相关商品的可获得性,从而降低因地缘政治风险导致的短期或长期供应不确定性。上述石油炼制企业便有一套针对不同阶段的应对方案。“在冲突未正式爆发前,为了防止冲突导致油价脉冲式的上涨风险,可提前买入上方虚值的看涨期权进行避险;在冲突爆发后,油价冲至新高附近时且出现明显回落时,买入下方虚值看跌期权;后来双方谈判时,分析确定阶段性油价仍然偏强,因此在回落至关键区间进行部分现货锁价。”前述石油炼制企业相关负责人称。“如果原油价格快速上涨,将导致原油裂解价差的缩小,炼化企业则可以通过卖出裂解价差来稳定收益。根据我们的测算,INE原油期货能够有效的规避价格波动风险,且套保效率高于布伦特和WTI原油期货。”齐明称。齐明在调研中发现,国内一家大型一体化石油企业多年使用原油期货管理价格风险,较为关注原材料的可获得性和价格的波动。随着去年地缘政治风险的密集爆发,该企业的原油期货交易已逐渐向国内市场转移,在实现套期保值的同时锁定原油供应:当INE原油期货相较外盘现货出现明显溢价时,选择将外盘现货拉回国内通过INE原油期货进行实物交割;当INE原油期货相较外盘现货出现明显折价时,选择通过INE原油期货获取低价实货替代海外现货。关于近期是否有相关方案应对原油价格上涨,东方盛虹(000301.SZ))也称,该公司开展商品套期保值交易,投资品种包括原油等与公司生产经营相关的产品或者所需的原材料。同时,该公司也已储备了炼化项目投料试车及保障后续装置运行匹配的原油,满足开车和打通流程使用。套期保值前需考虑好这些因素那么,在遇到大宗商品价格波动较大或者类似地缘政治风险之时,企业需要依据哪些关键因素来决定自身是否需要利用期货及衍生品来对冲风险,以及适合采取怎样的方式进行避险?上述石油炼制企业相关负责人结合所在企业经验称,在遇到地缘政治风险时,企业需要根据自身的持仓方向、自身现货需求以及趋势分析等因素来确定是否需要利用期货及衍生品来对冲风险。若在基本面偏强以及地缘政治风险来临之前,通过分析确定一定时间内上行趋势不会改变,届时需要锁住部分现货原料同时买入看涨期权或看涨组合进行避险。就具体的套期保值工具或者方法而言,齐明认为,企业进行套期保值,可选择的市场工具比较多,除了期货合约是比较传统的避险工具,企业可以通过期现结合的形式稳定企业的经营,从而获得稳定有效的收益。他同时称,除了传统的期货产品,很多新的创新金融工具上市给企业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企业可以使用基差套利、合作套保、场外期权、仓单融资等工具,根据市场的价格区间做出组合策略,实现最优成本的目标,还可以参与互换,以约定的固定价格采购原材料。当然,就企业而言,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头部或者大型的实体企业,自身有庞大的资源,能够建立衍生品研究和投资团队;另一类则是中小企业,独立培养衍生品投资团队有一定的难度。齐明称,若企业没有衍生品交易团队,较多期货公司可以与企业合作进行人才培训,或者针对不同企业的需求和不同市场情况共同制定适合企业发展的专业套保方案,帮助企业有效的实现风险管理,这也是期货产业的重要功能。“目前,期货公司可以协助企业制定前期的制度搭建、套保方案设计,也可以在保值过程管理、持仓风险评估及保值结束后的效果评估和反馈等流程上提供全面的服务。”齐明称。其实,2021年大宗商品掀起一轮迅猛的涨价潮时,便有越来越多的实体企业运用期货工具参与套期保值。从去年的期货行业数据可见一斑。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A股上市公司参与套期保值的数量大幅提高,年内含有“套期保值”主题的公告份数突破1000份,而2020年全年仅750份。另外,2021年,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公司累计业务收入2628.59亿元,同比增长26%;累计净利润20.79亿元,同比增长84%。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afflemakerdepot.com